专访编剧郑执 | 出道就第一,连葛优都不放过!

 2024-05-03 阅读:989 点赞:453

原标题:专访编剧郑执 | 出道就第一,连葛优都不放过!

1905电影网专稿电影《被我弄丢的你》于3月8日和观众见面。

影片看点颇多——和的首次合作;檀健次在等爆款剧之后,再战大银幕;张婧仪多部爆款爱情电影之后,再次诠释另一维度下的爱情生活……

除了演员阵容之外,编剧郑执同样颇具话题。

最近几年,的等小说作品纷纷被影视化之后,不管是在图书行业,还是影视行业,“东北文学新浪潮”的概念频繁被不少人提及。作为这群作家中的一员,郑执在过去一段时间中,同样有多部小说被影视化。

“出道作品”——改编自同名短篇小说的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,创下当时七夕档影史票房第一的纪录;

长篇小说《生吞》改编成剧集《胆小鬼》,在豆瓣拿下7.7分的认可;

长篇小说《仙症》改编成电影,由执导,、主演。

新片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则改编自短篇小说《被我弄丢了两次的王斤斤》。除了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之外,其他作品均是郑执自己操刀改编,并全程跟组拍摄。面对1905电影网镜头,他感慨,每年2个月左右的跟组时间,“刚好完成了我的社交比例”。

只是面对剧本的创作,他会说,写剧本的时候会“更警惕”。这一创作思考到底从何而来呢?或许我们可以跟着《被我弄丢的你》找寻这套逻辑。

01.

小说《被我弄丢了两次的王斤斤》并不长,全文不过万字。在郑执自己看来,那就是年轻时代写的“那种清新爱情小文章”。

他青年时期在台湾交换学习,期间曾创作了一系列的爱情题材的轻小说,后来被集结出版。小说集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后来被改编成同名电影的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。

用他自己的话打趣,这种爱情题材的轻小说更好卖版权,电影公司更适合进行剧本改编。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原本由郑执自己改编,后来交由其他编剧完成,正片最终和小说关联并不大,但他理解,这就是商业类型片的创作方式。

轮到他自己全程操刀《被我弄丢的你》时,这种创作模式体现得更直接。

虽然篇幅并不长,但原著小说最后讲述了白晓宇和王斤斤婚后育儿的故事。在电影中,这些婚后故事均被舍弃,甚至做出更大的改编。

事实上,在前期创作大纲阶段,郑执尝试过遵循原著时间线的发展,两人进入婚姻,甚至有了小孩,“但是发现那个内容更适合一个剧集的体量。”正如他很喜欢的一部婚姻题材的电影《婚姻故事》,为了呈现婚后生活的问题,影片用了一段蒙太奇,讲述了两人的相知相恋。

因此,郑执和团队思考再三,决定把这个故事变得更单纯,不希望在一个时长2小时的电影里探讨的话题过于庞杂,“做了最大的改变就是结构和叙事上的割舍。”

近乎是重新再创作,但在郑执看来,这种割裂是正常的,“这不是贬义词。”

小说是他个人创作的,是代表着他在那个创作阶段时的一些想法,但是影视作品的创作是要面对大众的,这是现阶段自己无法决定的创作方向,“毕竟商业电影是要遵循面对更多观众的创作逻辑。不一定人多就是对,但人多一定是代表大家都在思考探讨这个问题,是有一定价值的。”

所以郑执在创作剧本时,更多是放下自己,“但要记得写这个故事的初衷,这是不能舍弃的东西。”

02.

不少爱情电影的悲剧结局,总会让观众“意难平”,反而更好引起讨论,让电影有二次传播。

电影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在创作时,郑执就写了两版结局,一版留下美好的愿景,一版则是两人最终走散在生活里。

导演韩琰一度想先拍两个结局,后期再作取舍。但是拍摄过程中,分开的结局并没有呈现出来。对于郑执而言,是这个故事慢慢发展到了这个阶段,“现在这个只能说是阶段性的结局。”

在电影中,檀健次饰演的白晓宇曾反复念叨过一句爱伦坡的名言——“命运是有逻辑的”。这似乎成为了郑执在创作这个故事时的状态,没有绝对定义,更多是顺着故事该有的发展推进。

在很多观众看来,电影里白晓宇和张婧仪饰演的王斤斤在相处中,对于“爱情和面包”的选择,正是影片想传递的内容。

郑执创作过程中,并没有从前期定下这一主题, “我只是找到了一个符合我个人逻辑的创作思维。我希望找到两个真实的人,他们自然会有一套恋爱的逻辑。”

“传统逻辑是男生喜欢出去闯,女生守家待地。但我就想,能不能扭转一下这个设定。”起初郑执担心不够真实,直到在生活中遇见了有类似经历的朋友,在他们的讲述中,慢慢地让这个故事有了创作根基。

在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创作中,白晓宇和王斤斤在楼道的吵架戏,体验感拉满。

这是他和导演从开机前就“蓄谋已久”,不断推翻不断修改的一场戏。就连这场戏拍摄前一晚,两人还在不断修改,两位演员更是在一旁不断找到属于角色的感觉。

在郑执看来,吵架某种程度上是情侣之间最好的沟通,虽然台词是一句一句地写,但真的在过程中,是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,是文本上无法体现的。

“最后两位演员呈现出来的状态,不管是表演节奏,还是状态,都非常亮眼。”正因为这场戏,郑执觉得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变得更鲜活立体了。

03.

檀健次和张婧仪距离白晓宇和王斤斤很远。

在郑执眼里,檀健次是一个自带魅力、很耀眼、很自信的男孩,但白晓宇则是隐忍、不自信,甚至有点软绵绵的男生;本人就非常文静的张婧仪,更是和电影中,会大吵架的王斤斤相距甚远。

但他们都演活了这两个角色。

当初在定下这两位演员之后,郑执会根据演员自身的细节,对角色做了一些微调,只是这种微调并不是让角色顺应演员自身状态。而是在和演员的沟通中,找到他们和角色之间的状态。

令他印象深刻的是,有一次在吃饭聊天时,檀健次突然和他说,“我觉得白晓宇在这一刻不太会说这个台词。”郑执明白,眼前这位演员真的代入了角色,找到这个角色的人物逻辑。

张婧仪时常也会在剧本探讨中,给出很多想法,“他们这些反馈都在反哺我,我再去文本上进行调整。”这种小说创作所不能带来的创作思维,是只有在剧组一起工作时才会有的乐趣。

市场上时常提及“贴脸”概念,只是真正好的演员永远是在挑战角色的时候,为角色注入血肉。

譬如确定电影《刺猬》由葛优和王俊凯出演时,郑执无法想象出会碰撞出怎么样的化学作用。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悬念,“我写小说不会代脸,写剧本时也没定演员。”但是在《刺猬》杀青之后,郑执有一天再回头看小说,“我发现我无法抛开这两张脸去看这个小说了。”

在郑执眼中,这就是改编自己小说很有意思的地方之一。

04.

郑执喜欢跟组创作,他自我调侃,跟组实现了他整年的社交比例。

他感叹在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剧组,自己都变年轻了,“近距离看到他们可爱、浪漫的状态,感受年轻人在想的东西,让自己始终保持着比较活跃的思维状态。”

而在拍《刺猬》的时候,导演顾长卫和“葛大爷”作为前辈,总会在聊剧本创作中,用他们的经历来补充很多空隙,“如果仔细观察他们,会发现他们在事业上如此成功是有原因的,他们对某些思考是会给你很多启发的。”

《刺猬》是导演顾长卫回归最传统的状态,整个拍摄过程慢悠悠的,“我整个心境也都慢悠悠,非常想享受。”王俊凯饰演的周正,恰是郑执写这部小说时,代入的年纪视角,“我在跟他接触过程中,发现这么年轻,很多事情考虑的很成熟。我在他身上都学会了很多东西。”

不管是《被我弄丢的你》,还是《刺猬》,“我觉得过程中跟人接触、交流、学习,都挺愉快的。”

《被我弄丢的你》即将上映,《刺猬》备受外界关注。郑执看了《刺猬》初剪,直言非常符合预期。

当时郑执改编完《仙症》之后,曾直言自己再也不做编剧了,但近期,改编自他同名小说的电影《森中有林》立项,他又感慨,今年完成这个项目之后,该把时间留给自己的小说创作了。

至于未来是否还会在影视方面拓宽赛道呢?

“暂时不敢想那么多,还是想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。”

 用户评论

 正在加载
返回顶部